第66章勿多言兄弟情(1 / 2)

曼巴继承者 烈酒封喉 2241 字 1个月前

酒店餐厅里,库班专程包下一间很大的包厢,长长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美味,居然还有大龙虾这样的大菜,当楚枫三人进来后,已经有不少人到场,他还是第一次感受美国人吃饭聚餐的感觉。

不知道是不是库班刻意安排的,男生球员坐在一边,女生啦啦队坐在他们对面,想要调位置都要看看库班的脸色,尤因几个家伙见到情况不对,也就没敢自由发挥。

“楚枫,来这边坐!”

库班刻意把楚枫叫到自己身边坐,然后疑惑的扫视全场,惊疑的说道:“段一峰呢?”

楚枫被叫到身边可以理解,毕竟是今天的大功臣,突然提到段一峰,杰克逊有些不太乐意的撇了下嘴,并且跟尤因使了个眼色,明显是对段一峰很不感冒。

“库班先生,他没有参加比赛,可能是不知道。”

“是啊,说不定他现在还睡觉呢!我倒是觉得他不吃也对,又没有出过力。”

听着尤因跟杰克逊的话,透着种种的嫌弃跟醋酸味,楚枫斜眼看了看他们,倒是没有怎么在意,只不过段一峰没有出现,他也觉得很奇怪。

“马克也没到吗?”

因为上一场马克倔强的表现,被库班好好的教育一番,一直都是萎靡不振的感觉,没想到也没有来,倒是让球员惊异不少,扫视周围确实没有看到。

“吱嘎!”

库班刚问出来,都不知道怎么回答,包厢的门却被推开了,马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不好意思的坐在了库班的另一边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库班先生,我从酒店球馆回去晚了,等洗完澡也就迟到了”

“为什么要去球馆?”

“段一峰在练球。”

“现在吗?”

“对,他还在练。”

都听见了马克的话,尤因跟杰克逊面面相觑,其他人都是一副震惊的样子,楚枫开始也有些惊讶,不过马上就露出了微笑。

“难道他不知道我要请客吃饭吗?”

“他说了,饭天天都再吃,球不能不练。”

库班很是欣慰,看了看尤因几个家伙,瞪眼说道:“听见没有,好的球员是有道理的,他们会不断的努力。”

这话说的所有人都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,就连楚枫都不太好意思了,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赋,百分之九九的努力,有个跟自己总是在竞争的人,不管是对手,还是朋友,都绝对是最好的激励,楚枫嘴里嚼着的食物都失去了滋味。

“好了,今天是值得庆贺的日子,就不数落你们了,大家开吃吧!”

库班已经发话了,大家才肆无忌惮的吃了起来,把段一峰还在练球的事情抛之脑后,尤其是男女生都在场上,叽叽喳喳的乱成一片,楚枫简单的吃了两口,心思已经不在饭局上,想要找机会逃开。

“怎么了,你也按耐不住了?”

感觉到他的不对劲,库班侧目看了一眼,不过脸上却是更加欣慰的表情,楚枫明白他的意思,悄声道:“您是不是希望所有球员都那样积极呢?”

“当然,每个老师都喜欢自己的学生积极,每个教练员都喜欢不断努力的球员,曾经的科比,现在的詹姆斯,他们都是不知辛苦的训练,甚至影响了自己的队友,所以我希望的不单单是你们努力,你们要去影响他们所有人,毕竟是自己的兄弟。”

楚枫轻缓的点着头,一副受教的样子,对于尤因几个人的影响,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天,但却不是现在,不然他就有点太扫兴了。

“知道你的想法,去吧!”

“谢谢您库班先生。”

有个理解自己的教练员,这是球员的幸福,楚枫赶紧擦拭嘴巴,起身就想要溜出去,但他才刚起身来,两个女孩就拉住了他,并且强行把他按在女孩做的那边,他唯有求助的看向库班,希望教练能够帮忙。

让他震惊的是,库班别有深意的笑了笑,居然视而不见的举起面前的红酒,摆明了不会帮他的状态。

在他心里是千万次的埋怨,没想到库班会有这样的玩心,真的是有苦说不出,更可气的是,库班居然老不羞的眼神示意他跟女孩聊天,楚枫心里暗骂一句老不正经,赶紧跟身边的女孩聊起来,唯有再想办法开溜了。

“楚,你打球真的好帅。”

“一般情况,你们跳的啦啦舞也很美。”

“是吗!那你觉得我们谁最美?”

一时忘记女孩的心思很难猜的事实,把自己推到个坑里,恨不得给自己个嘴巴子,他唯有努力的想个万全的说法,迟疑数秒道:“你们每个人都很美,各有各的优点。”

“切,不对,你要选择一个的。”

面对女孩的娇嗔,楚枫赶紧努力想着身边女孩的名字,突然说道:“GG,你不要总是为难我哦。”

“你居然记得我的名字,哇哦,太好了,她们都说你很孤傲,还有个美丽的中国女友,不会对其他女孩感兴趣,真的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。”

女孩GG像是个被宠的小姑娘,都没有喝酒,像是醉了似的,借机往楚枫怀里钻。

另一个女孩不乐意的道:“楚枫,你也要说出我的名字,不然今天我们就去你房间找你。”

没想到还有更开放的女孩,楚枫差点没有背过气,眼睛转动,知道不能再待下去,强行站起来道:“你叫做赛丽,但今天实在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改天我们再玩。”

借着说话的机会,楚枫跟她们稍稍拉开距离,逃跑似的冲出包厢,不仅是两个女孩露出失望的表情,其他女孩也都是哀声一片,反倒是尤因几个家伙,见到主角逃跑了,他们反而是心中窃喜,终于等到争取女孩芳心的时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