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 隐瞒【求订阅、月票】(1 / 2)

木叶养猫人 槿木槿木 2615 字 10小时前

十五分钟后。

木叶村口。

在任务上,舍人是的比较守时的,准时出现村口,而那对父女,自然是在一开始就在门口等待。

“出发!”

舍人大手一挥,交付出村证明后,就离开了木叶。

以舍人的任务经验和选择,护送任务不是他平时会选择的,因为这个任务所需要在路上消耗的时间,占了大头,这不是舍人所希望看到的。

不过这次是三个小家伙们的第一次任务,护送任务遇到危险的可能性是最低的。

这也是纲手她第一次选择护送任务的原因,舍人也是同理。

“红,这次任务,我要求你寸刻不离这个女孩,保护她是你的任务,而凯,你的任务则是跟在这位大叔的身旁。”舍人简单地安排了一下各自的任务。

“那我呢?”阿斯玛看着舍人给他们安排了任务却独独漏了自己,主动问道。

舍人瞥了他一眼,“你?你跟我一起杀敌。”

听到杀敌,阿斯玛的眼中迸射出抑制不住的精光。

果然舍人老师还是最看重他!

“红,你放心,你们由我守护!”又到了一天一次在红面前装逼的时候。

对于此刻自信满满的阿斯玛,舍人也不戳破他,成为忍者后的第一次实战,特别是在生死拼杀中,绝对是最考验人的。

阿斯玛挨了这么久的揍,也的确可以算是他们三人中,实战经验相对比较高的人。

这次的任务对于舍人来说,目的很简单,就是让他们见见血,成为真正的忍者。

从木叶赶到汤之国汤隐村,以舍人的速度,全速的情况下,也就是两天不到的时间,但如果是护送普通人赶路的话,恐怕就需要很多天的时间。

第一天,还处于木叶的辐射范围之内,倒是没有出现任何的情况。

舍人所选的是一条大道,这样的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,是比较好走的,但也相对的,跟容易的遇到一些埋伏或者是别有用心的人。

一整天还是没有发生什么特殊情况。

但是当夜晚降临时,忽然间,数道水箭从幽深的树林中射出,目标直指凯所保护的中年男子。

看到袭击降临,舍人眯了迷眼睛,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,面临这次攻击的人就成为了三个小家伙。

所幸阿斯玛他们的反应并没有让他失望,用手里剑击落了水箭的同时,找到了敌人的方向。

发现守护两人的居然是三个木叶小鬼后,袭击的人果断地冲了上来。

一共四人,身上包裹着黑色的衣服,并没有任何会暴露他们身份的标志。

不过从这次攻击中,舍人也算是看懂请他们的实力。

领头的一个中忍,以及三名下忍手下。

“上!”领头的那人轻轻一挥手,三个手下立刻就冲了上去。

嘭!嘭!嘭!

战斗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。

领头的那人站在树上看了一会,确定没有什么特殊情况,嘴角一扬,握着苦无纵身一跃冲向父女两人。

那对父女脸色一变,特别是那个女孩,原本柔和的脸,变得有些苍白。

倒是那个中年男人,虽然脸色也难看,却只是沉着脸,并未表现得有多么慌张,只是下意识地将女孩保护在了自己的身后。

死死地盯着向他们靠近的神秘中忍。

在这个中忍想要出手的时候,他的身体突然僵硬在原地,额头瞬间分泌出细密的汗水,微微偏过头,就看到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一个人在他完全没有感知的情况下出现在他的背后,这让他瞬间有种汗毛竖起的窒息感。

这种熟悉的感觉,这种来自于身体本能的恐惧感,无不说明了,出现在他身后这个人的实力。

上忍!

随后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一张帅气且面带笑容的脸。

毫无疑问,这个出现的自然是舍人。

那三个下忍,是阿斯玛他们三人最好的实战对象,但是这个中忍就有些破坏平衡,而且他的目标还是他们这次任务所需要保护的人。

看到舍人出现,中年男人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。

特别是躲在他身后的女孩,此刻看向舍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那个驾着七彩祥云来救她的人一般。

舍人淡淡的略带磁性的声音在这个中忍的耳边响起:“我很好奇,究竟是谁想要对我的雇主动手,还是这么标准的配置。”

一个中忍带队,再加上三个下忍,这不就是标准的小队模式吗?

那名中忍在度过了最初的惊骇后,不再畏惧与舍人的实力,手中苦无一翻,朝着身后的舍人刺去。

不过他才刚刚有所行动,却再次停住。

之前是因为惊吓而停下动作,但这次是真的一点都不能动了,除了他的头之外,全身上下多无法行动。

就在他想要动的那一刻,舍人用查克拉,切断了他脊柱上的神经,在没有连上之前,他整个人都无法再移动。

中忍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。

紧接着眼神一狠,伴随着嘴巴的轻微蠕动,连上陡然泛起一抹紫晕。

生机流逝。

感受着对方的身体变化,饶是舍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干脆,一言不合就服毒自尽,可见是有备而来,也做好了任务会失败的可能。

舍人眉头微蹙,冷冷地看着这个倒在了地上的神秘中忍,对方的这些行为,其中隐含着的意思实在是太多。

他的确是感知到了对方的靠近,本来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袭击,哪怕是的有中忍层次的对手这也不被舍人放在眼中。

可是对方这一副死士的行为,说明这些人估计只是作为试探的先头兵,本就没想着会顺利地完成这该死的刺杀任务。

自己这个上忍很有可能暴露了,下次对方再行动时,极有可能就不是这么简单了。

“这是B级任务?”

舍人转头看向沉着冷静的中年男人,眼神变得有些淡漠。

在这名中忍出现后,这次的任务就已经超越了B级任务的范畴,而且从对方这么一名中忍居然果断选择自尽,以舍人这么多年的任务经验来看,最起码是一个A级任务,甚至可能超越A级任务。

任务报酬暂且不提。

不对,任务报酬才是重点,对方仅仅只是缴纳了B级任务的定金,却让他们来执行A级任务乃至更上一级的任务,这是舍人这个有原则的忍者所不能忍受的。

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两个可能,要么是木叶专业的任务难度审核人员的失误,要么就是这个人谎报情况!

就舍人看来,他更倾向于后者。

不过现在还不是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阿斯玛、凯和红三人可是还在和他们的对手战斗着。

只是三人的状态看起来都不怎么样,其中最惨的毫无疑问是红,在对方的强攻下,她很少有机会能使用幻术。

而状态最好的则是阿斯玛。

对于这个情况人并不意外。

在事先没有准备,突然遭受袭击的情况下,偏科严重的红和凯两人毫无意外地落入了劣势,而相比于凯,偏向幻术更加难以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使用幻术。

倒是擅长体术的凯,应对攻击相对要从容一些。

只有每天被舍人胖揍的阿斯玛,在度过了最开始的仓促后,能够反应过来做出防守,并且伺机寻找反击的机会。

舍人双手抱胸站在原地,看着三人的战斗,在他们身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伤痕,但他却不为所动。

一直躲在中年男人身后的女孩,确定了安全后,来到舍人身旁,糯糯的声音旋即响起:“他们都受伤了,难道你不去帮一下忙吗?”

舍人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这是属于他们三人的考验,如何正确地战斗,正确地应对敌人,这我都教过他们的,就看能不能在实战中使用出来。”

女孩有些不解,想要再提问,中年男人却喊道:“裕子,这是别人的选择,不要问这么多问题。”

河野裕子,是这个女孩的名字,而她的父亲,也就是那个中年男人则是河野太郎。

裕子吐了舌头,再次近距离地看了一眼舍人的侧脸后,小跑着回到了她父亲的身旁。

远远地看着阿斯玛三人的战斗。

看到他们的队长死去,本来稳扎稳打的三个下忍变得有些焦急起来。